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紅塵劫


紅塵劫,千年不隕淚,幾曲悲思。愛與恨,劇中人誰知錯對。

紅塵劫,女子才德,以離殤作韻,花間風骨折入紙鳶漸行漸遠。

--題記

你可會想起那一爿斷崖,寒塵蕭蕭,落英繽紛,全是良人未歸淚。

你可會夢到那浣花溪旁,楊柳枯槁,滿身離歌,盡是空守荒涼景。

你不會記起那閨閣陋室,宣紙筆墨,遺落在濕透的枕邊,皆是無眠風月夜。

華裝步輦隨流水入京,你說功名塵土,她是那一路的雲和月。一串串彌留的腳印她珍藏於心,誓言在冷冽的北風裏固結成冰,你何時歸來?那泛黃的紙張烏黑的墨色壓彎了燭燈,塞滿了牽掛的錦衣紅袖,恐怕每一個窗口上都雕琢上了她瞭望的神情,每一朵花都感染了她憂鬱的眼色,梳妝木盒裏她悄悄收起早已凋隕的耳鬢黃花。

多少次,她停下腳步,聆聽這跌落的梧桐,似乎這衰敗的聲響裏會藏有你的短暫氣息,哪怕絲絲瀝瀝流過,她也在此中銷魂。

多少次,她駐足窗臺,任月光拍打她枯竭的靈感,似乎這生冷的光感裏會湧出思念的文字,哪怕瞬間淩亂,她也為此孜孜不倦。

多少次,她來到溪水邊,看流水無情落花有意的浮掠腳面,似乎這就是你跟她過往的剪影,哪怕只有一刻的眷戀,她也靜靜地深念。

她把秋天的多愁善感,埋入文字,一筆一畫伴隨落葉的軌跡消彌進泥土,被西去的驛馬輾入塵埃。她用詩人的身份,一次次把自己投身到美麗的詩情畫意,不可自拔,用多情的筆吻來雕刻時光流轉,世事變遷。她也許就是自己筆下那一個個充滿閨怨的婦人,憑欄遠眺,目送一朵朵浪花遠去,擁抱雨水,就好像擁抱淋濕的自己,在油紙傘下,在清愁的小巷深處,在江南煙雨的朦朧感裏忖度今生的情緣。她寄去的長信放在厚厚的風上,被洶湧的淚水打濕了一遍一遍,你收下的信件混在薄薄的公文內,被澎湃的墨漬塗染了一遍一遍。她為自己畫的妝容,在鏡面黯然神傷,只為與故人相見,她從記憶裏撕扯掉了一頁頁的灰色畫面。可當春天的飛燕在尋常人家徘徊,橋旁紅藥折下舊人顏,誰還會在靜止的時間等待燈火闌珊。

浣溪水,還是那般平淡,她掬起一捧寡薄,看楊柳倒影依依,看眉眼凝霜,似乎一喜一悲從容地途徑她的心上,不露聲色,不留痕跡。也許,沒有任何體例的格調可以細細研磨這種惆悵感,也許,任何的筆墨在這淺笑低眉的上風向都會停住,都會沉默,也許,愛的洪流早就沖絕了用肉身壘築的岸壩。她只是安靜地凝固眼睛,凝固流浪的雲朵,凝固那玳筵歡場裏的日日笙歌,夜夜升平。她或許早就與淚水隔絕,亦或許淚水已經幹涸,她只是眨眨困乏的眼睛,就好像那動靜變換之間恍若隔世,恍若一場不會醒來的夢境。她累了,脈搏忐忑地還在行走,卻沒了動聽的那縷節奏,沒了尋覓纏綿的那次因果。她抱緊自己,枕上的淚香撲面而來,耳畔的流言蜚語都被一宿的風掃灑,唯剩下那顆癡心久久不忍走開。

月光叩開了窗欞上的淒涼,她把心事陳鋪在宣紙上,一盞孤燈,一抔香灰,飲下一杯杯醉人的幽暗。她把自己當作折翼的星星,渡不過漫長的銀河,渡不過悠遠的鵲橋,渡不過思念的寓言。那一場場生死挈闊的誓言漸漸腐爛,掌心裏的紋路風化跌墜,琥珀潤澤如初,碧海藍天仍然,良人未歸,佳人已隕。

紅顏命薄,波折從邂逅的花前開始注定,蕭索的淚河在車轅上暗暗埋伏,她被宿命糾纏不清,她的輪回痛徹心扉。

梧桐枝頭,琴瑟伴流水,高山繞竹笛,夕陽下秋意濃濃烈烈,舊人故事,歲月蹉跎荏苒。誰的夢境出現還會迢遙的山水田園。誰的心門還會能踏入惶恐的客人。誰還等在天涯訴說獨白情話。

紅塵劫,千年不隕淚,幾曲悲思。愛與恨,劇中人誰知錯對。

紅塵劫,女子才德,以離殤作韻,花間風骨折入紙鳶漸行漸遠。時間在走,年齡在長 寂靜,喜歡 你是我兄弟 筑後川が世間で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ようです。 森下悠里 親は周りで話題になっているようです。 歳月靜好安寧如詩 一雨知秋 行走在時間裏 時光中的老屋 執筆一曲,畫年華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[04/20 qmtscuz]
[04/08 qmfnatlh]
[04/01 gaxlipe]
[03/31 nihkgpo]
[03/13 qskurgrr]

最新記事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